大红鹰聊天报码室

高校复印店“克隆”教材尴尬了谁? 教材太贵书

发表于: 2019-07-11 

  “单面复印1毛,双面8分,复印各科教材,量大优惠。”这是山东师范大学长清校区某复印店打出的招牌。

  其实,早在去年2月份,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便联合五部门下发《关于开展部分重点城市高校及其周边复印店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全国40个重点城市严厉打击高校及其周边复印店的盗版复印活动,高校云集的济南也被列入专项治理名单。

  通知发布一年来,高校及周边复印店是否还流行着复印教材风?记者近日走访济南市多家高校后了解到,多数高校及周边复印店仍承接复印教材业务,就连高校班级的“团购”复印生意也依然红火,一些店家的电脑内甚至“囤积”了百余份教材。由于店家操作隐蔽、取证困难等原因,也给监管复印店带来困难,而对于复印教材是侵权还是合理利用的探讨也是众说纷纭。

  “单面1毛,双面8分,教材参考书复印,量大优惠。”5月17日上午,记者走进山东师范大学长清校区的一家复印店,门口的红色招牌十分醒目,橱窗内还挂着各类教材的封面,地上也堆放了几摞蓝色封面的复印书。

  在齐鲁工业大学的一家复印店,类似的宣传招牌同样挂在店门口醒目的位置。时值课间休息,30多平方米的小店内被前来打印的学生挤得水泄不通,其中不乏前来复印教材的学生。

  “现在临近期末考试,很多学生都会来打印考试用书,也有班级来团购的。”该复印店的老板告诉记者,期末和开学期间是复印教材的高峰期,为防止学生复印时找不到原教材,她还会将各类教材及参考书的影印版存在移动硬盘内,以便“资源共享”。“算上中小学的教材,我一个硬盘里大概有300多本书,这还不算多的。”

  走访中,多家复印店的老板向记者坦言,复印店的主要生意来源就是复印教材,有些还紧跟时代潮流,在网上承接各类教材及参考书的复印生意。“一箱A4的纸有500张,批发价十几元,但复印500张教材可收入40元,加上封面还能多赚点,这个价格在市里是拿不到的,好多辅导班都在我这里预定。”长清区大学城商业街附近的一家复印店老板说。

  “大一来的时候光书费就要600多元,每本书都是按照原价算的,并没有折扣。”山东女子学院会计专业的大一新生小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本300多页的教材定价39元,如果去复印的线元;《高等数学》两册共764页,定价71元,复印的线多元,甚至比在网上购买二手书都便宜。

  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大三学生小田最近正在为考研找参考书的事情一筹莫展。按照去年招生专业的参考书单,她所报考的学校有近20本专业课参考书,其中3本是港台地区的书籍。“港台地区的书在济南很难买到,网上倒是有,但一本正版的就要几百块,我在图书馆找到其中的两本准备复印,剩下的十几本书买的话也要近千元。”小田告诉记者,复印店提供的服务不仅能帮她省下一笔钱,还能解决参考书稀缺的问题。

  “老师推荐的专业书往往只需要其中的一部分内容,老师讲课基本都用电脑课件,一本400多页的书能用100页就很不错了,买书的话太不合算了,借学长们的书来复印不仅能减少开支,还能顺便将写在书中的笔记一起复印,这也算是合理利用吧。”采访中,不少大学生对于他们选择“克隆”教材的理由很充分。

  记者发现,在正版书籍的版权页上一般都会标注“盗版必究”字样,一些学术书籍及教材上还会标明“不得复制”。去年2月,在对全国40个城市高校及其周边复印店进行专项治理时,其中一项整治内容就是“利用电脑或云盘中的教材电子文档进行盗版复印活动,整治网上开展盗印、复印教材业务的网站”,对“复印店电脑中存储大批量教材PDF文档情况进行调查并纳入案件查办”。尽管如此,一些高校及周边复印店的业务依然如火如荼。

  “从印刷到出版,再到经销商,多个环节下来导致教材的价格整体偏高。”山东大学中心校区图书馆的一名管理人员称,如果减去书籍商业流通的一些环节,或能有效减少学生购买教材的经济负担。

  “说到底还是教材的更新跟不上时代步伐,这才给了盗版教材以可乘之机。”山东大学出版社的一位部门负责人称,盗版教材及复印书的泛滥倒逼出版行业的转型,目前我国许多出版社都在探索适应新的业态,通过增加数字化教学资源的数量来改变目前的状态。

  “复印书肯定是盗版。”采访中,不少学生对复印行为盗用版权都心知肚明,但也坦言“没什么事”。也有人认为复印教材只是为了合理利用,并未从中牟利,因此不会扰乱版权市场。

  5月17日下午,记者致电12318济南文化市场举报电话,工作人员介绍说,对于复印店复印教材,应由著作权人持相关证据举报,如果复印店大规模复印并公开售卖教材,行政管理部门可对其进行查处并责令停止侵权行为,如果是学生自愿去复印教材,相关部门无权对其进行处罚。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学校周边的复印店已经成为众多出版社维权的重点,不过目前我国法律对复印店的监管也有盲点,如大多数复印店只复印图书正文,装订时再另配上仅打印书名的封面,将原书出版单位、作者、商标一概省略。执法人员即使发现复制成品,也没有办法获得复制品的版权信息以明确被侵权对象,给执法部门的查处带来困难。

  复印教材的行为到底是侵权还是合理利用?对此,有律师表示,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属于合理使用范畴。学生、教师为了个人学习、研究的目的复印教材等书籍,不构成侵权,复印店也不构成侵权。但是,如果复印店自己复印书籍,以盈利为目的出售给客户,这就构成侵权。但在实际生活中,侵权易,维权繁或难,处罚轻,是侵权盗版行为屡禁不绝的关键所在。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